Skip navigation
9

CTi Team澳大利亚车手托比·普莱斯夺得达喀尔拉力赛2016冠军

北京时间1月17日凌晨,2016年达喀尔拉力赛结束了第13比赛日(SS13赛段)的争夺。摩托车组,澳大利亚车手托比·普莱斯以48小时09分15秒的成绩夺得个人第一个达喀尔冠军。

托比·普莱斯佩戴奥索CTi®膝韧带损伤支具近十年,CTi极大减轻了不必要的损伤并帮助他达到最大的竞技水平和发挥。

图片来自新浪体育

第38届达喀尔拉力赛结束了全部13个赛段的征程,驾驶标致赛车的彼得汉塞尔最终夺得汽车组总冠军,创纪录地收获个人在该项赛事中的第12个冠军,摩托车组总冠军则归属于28岁的托比·普莱斯,他也是历史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澳大利亚人,而就在3年前,普莱斯还因为一次比赛意外撞坏脖子和脊椎,甚至差点丢掉性命……

2013年的一次车祸 没有让他放弃赛车

达喀尔是公认的最为艰苦的拉力赛,对于摩托车手来说,更是常人难以想象地困难。

“每天都是马拉松,你所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。早上从大本营开出去,经过一天的比赛,直到天黑才能到达不知在哪里临时搭建的营地。”普莱斯说,自己每天凌晨3点就爬起来,几个小时的准备之后就上路了,达喀尔拉力赛以路况多变、艰险而闻名,从山地到沙漠,沼泽、碎石路、泥泞……包含了这个星球上所有的路况,垂直落差更是涵盖了从海平面到海拔4000米的高度,“冲过当天最后一个计时点驶向大本营,当车队见到你平安归来、没有受伤、没有被罚时,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暂时放了下来。今天的比赛虽告一段落,但明天的比赛实际上已经开始。”

普莱斯所在的红牛KTM车队是本届达喀尔拉力赛摩托车组冠军的有力争夺者,在普莱斯的个人社交媒体上,上万名车迷每天都陪着普莱斯前进,“他们是我的动力,即便在行进过程中遇到再艰难的事情。”

能获得众多车迷的认同和一路追随,得益于普莱斯的个人魅力,要知道,年少成名于赛车界的他一度差点和赛车道永别。“2013年,在美国进行的一次摩托车比赛中,托比撞车受伤了,伤得很重,脖子和脊椎三处重伤,只能靠各种钉子和仪器支撑住身体与头部。幸运的是,人活了下来;不幸的是,他所热爱的赛车事业一度陷入绝望。”父亲约翰·普莱斯感叹,手术后托比休养了7个多月,按照医生的嘱咐必须得卧床,可他早已坐不住了,很快恢复了训练,“他说他一定要把梦想坚持下去。”

每天只睡4个小时 两周要跑9000多公里

跑完13个赛段,普莱斯最大的感受就是,一定要有足够的创造力,如果在赛段里发生故障或撞损,就完全靠车手自己来修复了。“首先,你手头的全部资源就是早上出发时所携带的。如果车真出了大问题,那就只能祈祷后面经过的队友恰好带着你所需要的零件,否则只好接受现实,你的此次达喀尔赛程就此结束了。有时候比如车把折断,你就得想尽一切办法,哪怕是用树枝捆扎固定,只要能继续行驶。”普莱斯表示。

而经过了一天的比赛,车手根本顾不上休息,还得赶紧预习第二天的路书。参加达喀尔的摩托车赛车通常重达190多公斤,加满几十升汽油,带齐全部工具和备件,加上车手自己的体重和护具,总重超过300公斤。在170公里的时速下分神去看一眼路书,有点像在晃晃悠悠的地铁上试图阅读满篇小字的报纸一样困难。而在这一瞥的瞬间你也已经向前行驶了近百米,完成这样的工作对常人来说简直是“不可能的任务”。如果你在路书上没有标记下50米开外后的一块大石头,或者在比赛中没有注意到,那可能就意味着你的达喀尔赛程的终结。

研究完路书后,仅剩可怜的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。“我们经常会挤在一所小房子里的地板上,有时是帐篷,你仅有的是两条薄得像纸一样的毯子。我会把一条铺在地上当褥子,另一条当被子,但仅够盖住一半身体。于是我们都习惯了穿着全套赛车服入睡,我每天都把一部分护具装入袋子当枕头。”普莱斯说,过不了几个钟头,就得又爬起来准备新一天的赛程,“每天重复着同样的流程:吃饭,睡觉,比赛……连续两个星期。每天只能睡大约4个小时,前面有9500公里的路要跑……”好在普莱斯坚持到了最后,这个冠军也是对他最好的回报。

文章转载自腾讯